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8 艾草开始枯黄了像一个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晨风中相互依偎取暖。想起幼年时每到端午,连队上的妇女们除了背着竹背篓采足够的芦苇叶,也会随手折几枝艾草,挂在家门前的窗子上驱虫或是熬水给孩子洗澡,以防夏天蚊虫的叮咬。而我的母亲,除了在端午节会采艾草外每年八月下旬也会带着我去采些半枯萎的艾草,晒干了冬天给外婆泡脚。那时候的我极不情愿去寻这又瘦又难看的植物总是趁母亲在埂子边寻找的时候,偷偷跑去树林里采野菊花那些野菊花像一个个小姑娘,穿着金黄的布裙子向我招手。我采了一大把放在篮子里,然后躺在满是蒲公英的草地上,顺手拔一枝捏在手上轻轻吹一口气,看着蒲公英的孩子们打着洁白的小伞挂在蓝天上,轻轻盈盈飘飘摇摇将我带入一场梦境。醒来后,阳光穿过白杨树的叶子落在我身上不规则的光斑鱼群一样被风赶的来来去去,我使劲睁大眼睛寻找刚才那些浮在空中的蒲公英,却只看到一片蓝色的天空,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